We are looking for advanced rotary kiln technology enterprises to cooperate with us to develop the Chinese market, and we are happy to share.

  • 联系电话:+8615161676091
  • tg:
    @batteyChina
  • 专业回转炉生产厂家

大输血后的天齐锂业要起飞?

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引进战略投资后的天齐锂业在扩张之路上的负债可以冰释一部分了。

负债的瓦解竟然也能成为一种利好?这让天齐锂业近期在股市的表现屡创新高,2021年7月2日的收盘价为 66.39元,上涨4.39%。

这种负债消除背后引发的利好到底能维持多久?值得思考。

举债扩张,身陷囹圄

关于负债的缘由,一切还得从那份突如其来的问询函说起。2020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带持续经营重大不确定性段落的无保留意见,年审会计师认为天齐锂业 2020 年末面临流动性风险,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先给这家事务所点个赞,至少把天齐锂业的问题一针见血的揭露出来,提醒广大投资者们对其内部问题引起重视,加深认知。

这自然也就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2021年5月28日,天齐锂业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大意是质问公司是否存在重大偿债压力、重大经营亏损、重大流动性风险以及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未提的情形解释说明。

监管问询的重点在于—流动性风险,说到底,还是缺钱怎么解决。

天齐锂业的高负债与2018年那一场收购引发的巨大的窟窿有关。

众所周知,新能源本质上是一场新资源替代旧资源的革命,新资源并非是首次发现,过去有但未引起足够重视,比如三元锂电所需要的锂资源。

虽然锂资源一直都有,但任何金属资源都不是可再生资源,就那么多,用完就没了;而且国内锂的储量是低于海外的,因此成了很多锂电材料厂商、动力电池厂商的角逐对象。

为了能够在这场锂的角逐之中能够赢得一席之地,天齐锂业不惜举债去收购,动用了财务杠杆。

南美洲的玻利维亚、智利、阿根廷三国,号称世界“锂三角”,锂资源储量合起来占了全球的60%以上。其中,智利的阿塔卡马盐湖含锂浓度高、储量大,SQM(智利矿业化工)是拥有盐湖开采权的少数公司之一。

这么好的资源,自然有人惦记着,当中最坚定的当属天齐锂业。

在2018年锂盐价格周期高点的时候,天齐锂业不顾一切举债40多亿美元,收购了SQM约23%的股份,成了第二大股东。

由于是溢价收购,天齐的持股成本大约为65美元/股左右,比历史最高价还高。悲剧的是,2018年之后,由于下游不景气,锂盐价格开始一路暴跌。天齐的大手笔收购不仅钱没赚到,而且还要为曾经的举债,偿还大笔利息。

过于激进的打法,让天齐锂业很快陷入了严重的财务问题。

透过天齐锂业近几年的业绩报告来看,自2018年起,业绩便陷入了高负债困局,负债率从2017年的40.39%飙升至2019年的80.88%。直至2020年年报发出时,天齐锂业的高负债局面也没能改变,负债率达82.32%。

面对危机,天齐锂业创始人蒋卫平表示,降杠杆肯定是天齐锂业目前的重中之重,高负债率成天齐锂业近几年的绊脚石。

增资扩股,柳暗花明

要想降低负债率,那就想办法搞钱,融资是最立竿见影的方式了。

2020年12月,天齐锂业曾公告,全资子公司TLEA拟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

其中,IGO的全资子公司IGO 将出资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1.38亿元),认缴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亿美元。上述资金,将主要用于偿还银团并购贷款本金12亿美元及利息,剩余部分资金将预留在TLEA,作为氢氧化锂工厂运营和调试补充资金。

这则公告一经放出,一些投资者对天齐锂业的期望值开始滋长,想象空间开始扩大,天齐锂业能否借助IGO实现“转危为安”?这将是一个很大的看点。

毕竟天齐锂业在新能源赛道上深耕多年,在海内外有大量的锂矿等资源,而且客户资源稳健,虽然因过于激进的打法陷入财务危机,但一旦转身,就猛如从前。

2021年5月21日,天齐锂业在其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公司正在积极推进与IGO的交易,该交易附带一系列交割先决条件,需同时满足相关条件才能正式启动并完成交割,截至目前进展顺利,部分先决条件已满足。

到了2021年6月底,天齐锂业发布的《关于全资子公司增资扩股暨引入战略投资者交易的实施进展公告》称,IGO的子公司投资者已根据TLEA的支付指令向TLEA及公司海外子公司等相关银行账户支付了本次增资TLEA的资金合计13.95亿美元(含此前支付的7000万美元交易保证金)。

IGO 交易总算顺利落地,支援资金尘埃落定,债务压力得到缓解。

根据天齐锂业资金划转安排,IGO增资款项将主要通过往来款及增资款的方式注入并购贷款主体公司TLAI1和TLAI2,用于偿还并购贷款本金12亿美元及对应的全部利息。归还后,公司全资子公司尚欠并购贷款本金约18.84亿美元,其中:A类贷款4.43亿美元,B类贷款12亿美元,C类贷款2.41亿美元。

不难看出,尽管通过割让股权引进了外部支援的资金,但是天齐锂业的负债只是得到缓解,并未彻底根除。

庆幸的是,天齐锂业对外的股权投资有了丰收,7月1日,天齐锂业公告,证监会已于同意天齐参股的厦钨新能源在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注册申请。截至目前,天齐锂业持有厦钨新能源566.04万股,占其首次公开发行前总股本的3%,限售期为上市之日起12个月。

厦钨新能源成立于2016年,经营范围为:电子元件及组件制造(锂电池材料及其配件的研发、制造、销售,其大股东为厦门钨业,持股61.29%,天齐锂业持股3%,为第七大股东。

紧要关头,天齐锂业玩了一把PE投资,此次厦钨新能源上市势必让持有原始股的天齐锂业能大捞一把,再次缓解资金流。

双重利好叠加之下,难怪天齐锂业的股价蹭蹭直上。2021年下半年,对天齐锂业来说,正是利用手中的锂资源去变现的好时机,解决负债问题,然后补充现金流,能否彻底的扭转局面,值得期待。

天齐赣锋,孰强孰弱

关于引进战略投资者这件事,有人表示锂王归来,有人表示赣锋不败。

截止2021年7月2日,天齐锂业的市值为 980.65亿元,赣锋锂业的市值是1738亿元。

其实很多投资者经常拿天齐锂业与赣锋锂业进行比较,这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高度雷同,竞争是难免的。

对资源型公司来说,最大的壁垒莫过于跑马圈地,锁定上游供给,因为锂的储量是有限的,而且不可再生,因此,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先把锂矿、锂湖等存储载体装进公司口袋一直是最要紧的事。

天齐锂业虽然“蛇吞象”,貌似是杠杆用得过猛,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但凡事有失必有得,天齐锂业得到了全球最大的盐湖锂资源阿塔卡玛盐湖的拥有者SQM25.87%的股权。

相关数据显示,阿塔卡玛盐湖含锂浓度高、储量大、开采条件成熟且经营成本低,是全球范围内禀赋优越的盐湖资源和全球锂产品的重要产区。

根据 SQM 2017 年报披露,阿塔卡玛盐湖的碳酸锂探明储量为 489 万吨,潜在储量 333 万吨,总储量为 813 万吨,在2018年1月SQM与Corfo达成扩产协议后,在2030年之前SQM可动用金属锂(SQM盐湖的锂以锂离子形式存在,通常使用金属锂当量为换算方式)储量由 64816 吨调整为 349553 吨,约合 220 万吨碳酸锂。

重点是,阿塔卡玛盐湖全球只有这么一家,天齐锂业占住了,那就是垄断了。

赣锋锂业当然也是有投资锂湖的,拥有阿根廷Mariana锂-钾卤水82%的股权。

相关测试数据显示,阿根廷Mariana锂-钾卤水面积180平方公里, 若取平均水深20米, 卤水矿含金属锂取中间值400毫克/升, 那么该锂卤水矿含有锂金属 144万吨, 按照30%有效开采率就是43.2万吨锂金属, 也就是 230万吨碳酸锂可开采储量。

从最终转化为碳酸锂的开采量来看,一个是220万吨,一个是230万吨,赣锋锂业多出10万吨,但是如果考虑到开发成本,可能就是天齐锂业更加有优势了。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将新增阿根廷 Cauchari-Olaroz 锂盐湖项目年产4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的产能, 二者在锂盐湖的储备差距会进一步拉大。

当然,除了锂盐湖,锂矿也是角逐的对象。天齐官方数据显示,目前拥有锂精矿年产能134万吨,规划年产能194万吨;赣锋锂业目前包销MountMarion项目19.25万吨/年锂精矿;包销Pilgangoora项目1期、2期共计31万吨/年锂精矿;包销Manono项目16万吨/年锂精矿,具体如下表所示:

单从锂矿的年产能这一指标来看,天齐锂业是高于赣锋锂业的,但是,如果再结合可持续的开采年限这一指标,那就取决于二者投资的锂矿的总的容量以及当地的开采政策了。

随着锂相关的材料涨价,天齐锂业与赣锋锂业的竞争会加剧,孰强孰弱,时间会给出答案。

可以肯定的是,谁控制了世界上的优质资源,谁就有话语权,才能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