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looking for advanced rotary kiln technology enterprises to cooperate with us to develop the Chinese market, and we are happy to share.

  • 联系电话:+8615161676091
  • tg:
    @batteyChina
  • 专业回转炉生产厂家

欧洲电池产业迎挑战 本土企业“揭竿而逃”

作为欧洲乃至全球汽车龙头,大众汽车在电动化转型上可谓破釜沉舟,2021年3月在其“Power Day”上宣布,到2030年要在欧洲本土建设240GWh动力电池产能。

然而,过去一年发生在欧洲,由地缘冲突引发的一系列“魔幻事件”,似乎让大众打消了“240GWh”的念头。

据外媒报道,近日,大众品牌CEO施文韬表示,“如果欧盟的决策者不能长期控制不断上涨的能源价格,那么该公司对德国和欧盟电池工厂等工业项目的投资将无法进行。”

此前大众已经规划好旗下电池产业在欧洲的布局,计划到 2030 年在欧洲建成 6 座电池工厂,总产能为240GWh。今年7月,大众汽车成立了电池业务公司PowerCo,并计划投资203.8亿美元用于推动上述目标实现。但从目前情况看,欧洲高企的能源价格下,大众可能被迫延缓甚至暂停该项计划,并将电池厂的选址目标转移至欧洲以外的地方。

“今年以来国际地缘政治发生较大变化,局势动荡,欧洲能源价格飙升,现在欧洲电价高企,用能成本很高。”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秘书长张雨表示,此外,锂电产业供应链不完整,原材料短缺,材料回收产业欠缺等也影响了欧洲发展电池产业的积极性。

一边是持续飙涨的能源价格,一边是美国《通胀削减法案》“诱惑”,及中国完备的锂电产业链和市场空间,今年以来欧洲本土多家车企、电池材料企业“出走”,给欧洲本土产业形成了不小压力。

今年美国政府颁布了《通胀削减法案》,对电动汽车、动力电池本土投资建厂给予了丰厚的政策补贴支持,同时由于美国能源价格远低于欧洲,美国成为欧洲企业生产线外迁的重要目的地之一。

今年10月,宝马公司表示,他们将投资 17 亿美元在美国生产电动汽车。宝马公司表示,他们正在对位于南卡罗莱纳州的斯帕坦堡工厂进行 10 亿美元的新投资,为电动车生产做准备,并将花费 7 亿美元在南卡罗来纳州伍德拉夫附近建立一个新的高压电池组装厂。宝马集团CEO齐普策(Oliver Zipse)表示,“未来,南卡罗来纳州斯帕坦堡工厂也将成为我们电动化战略的主要驱动力。到2030年,我们将在这里生产至少6款纯电动宝马X车型。

此外,宝马集团还宣布将从远景动力采购下一代锂离子电池,而远景动力将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新建一座零碳电池工厂为宝马提供产品,规划产能为30GWh,计划2026年投产。

今年6月,大众集团在其位于美国田纳西州的工厂启动了一个电池实验室,该公司到2027年将在北美总共投资71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本土电池龙头——Northvolt,此前几乎敲定在德国建造一座锂离子电池工厂,参与德国电动车全产业链的建设。但随着欧洲能源价格飙升和美国《通胀削减法案》刺激,Northvolt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仍在德国设厂。

Northvolt首席执行官Peter Carlsson表示,根据《通胀削减法案》,Northvolt在美国设电池厂可以得到高达8亿欧元的政府援助,而这相当于德国补贴的四倍。此外,美国还能提供更便宜的能源,因此公司正在考虑推迟在德国北部的建厂计划,“现在可能会优先考虑在美国扩张,而不是在欧洲。”

中国同样是欧洲车企、材料企业“出走”的重要目的地之一。

今年9月,巴斯夫(广东)一体化基地项目举行全面建设暨首套装置投产仪式。据了解,该项目总投资100亿欧元,也是巴斯夫有史以来最大的单笔对外投资。整体建成后,该项目将成为巴斯夫在全球第三大一体化生产基地。

11月11日,宝马集团宣布,将在中国沈阳投资100亿元人民币进行动力电池生产的大规模项目扩建。此外,宝马还决定停止在英国牛津工厂生产MINI电动车型,计划在2023年底前将生产线搬迁到中国工厂。

据电池中国了解,目前,宝马在全球共有10家工厂拥有新能源车产线,但生产电池的工厂只有三座,分别位于德国本土、美国和中国沈阳。而今年宝马只选择在中国和美国进行电池产线扩建。

值得注意的是,宝马所建的电池厂均只生产电池模组,电芯依然依靠上游供应商供货,且无自主生产电芯的规划。宝马首席财务官尼古拉斯·彼得曾表示,宝马会继续从供应商处采购电芯,或投资电池企业,但不会直接生产电芯。电池中国获悉,宝马集团沈阳动力电池基地电芯合作伙伴已经有宁德时代和亿纬锂能两家企业。

事实上,除了能源价格飙升带来的影响,劳动力短缺也是欧洲电池产业发展面临的重要挑战。“锂电产业不仅重资产重技术,而且也是劳动密集型产业,50GWh产能的电池生产基地需要几千名员工,而欧洲人口本来就偏少,用工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且劳动力成本要比亚洲国家高很多。”张雨补充道。

今年1-8月,全球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783万辆,其中,中国新能源乘用车市场份额达38.6%,欧洲市场份额为27.2%。同时,在禁售燃油车目标倒逼下,欧洲主流车企纷纷向电动化转型,未来欧洲地区又将是动力电池新的大市场。

一边是欧洲电池产业发展正面临多方面的巨大挑战,另一边是欧洲电池市场这块巨大的“蛋糕”诱惑。

与欧洲本土电池、整车企业“出走”不同的是,鉴于欧洲巨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前景及客户本地化配套需求,今年以来,中国多家电池企业还是蜂拥而至,包括宁德时代、亿纬锂能、远景动力、蜂巢能源、国轩高科等国内主流电池企业相继在欧洲建设大型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张雨表示,国内产业链企业去欧洲建厂,“走出去”更好地融入全球化市场是必然的。但同时她也提醒道,去欧洲建厂未来用工会是一个大问题;此外,政策方面,欧盟对外商审查、原产地法规、电池法、碳边境税等,都需要计划赴欧洲投资的电池产业链企业认真考量,“谋而后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