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looking for advanced rotary kiln technology enterprises to cooperate with us to develop the Chinese market, and we are happy to share.

  • 联系电话:+8615161676091
  • tg:
    @batteyChina
  • 专业回转炉生产厂家

宁德时代开始靠广撒网撞大运?

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如潮水般推动着所有参与者奔涌向前。尤其是动力电池企业,在这几年快速扩张。其中,宁德时代更是从福建省的一个小地方发迹,一跃成为人人口中的“宁王”。但动力电池也是一个产业链极其庞大的产业,动力电池商们也在发展中遇到不少问题。

据说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敏办公室墙上那副著名的“赌性坚强”对面还有一幅字,叫“溥博渊泉”。从“赌”到“博”,不仅仅是曾毓群心境上发生了变化,也体现出宁德时代在跨上一个新的维度后,不再满足于只做动力电池商。

从“赌”一个动力电池提供商到“博”多条产业线发展,宁德时代似乎想成为动力电池产业的服务商。实际上,汽车企业也曾喊口号成为移动出行服务商,但无论是大众丰田还是吉利长安,都没能蹚出一个明确的方向,而是更加专注汽车产品的优化和提供。

相反,宁德时代现在的布局,更像是自主品牌发展的老路:达到一个量级之后开始分化出多品牌战略,多品牌战略失效后又寻求多产业的投入。且不说宁德时代会不会重蹈汽车企业的覆辙,但宁德时代当下的表现确实能体现出这家企业有点广撒网、撞大运的意思。

庞大的商业版图

不可置否,动力电池的上下游产业链十分广阔。从上游的材料、矿产,到中游的动力电池、电芯,再到储能和材料回收,不仅赛道长而且还是一个循环的产业链。而宁德时代不仅布局的整个产业链,还将触手再往外延伸。

近日,贵州贵安新区润时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潘宝龙,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含:太阳能发电技术服务;新能源汽车换电设施销售;电池销售;物联网技术研发等。企查查股权穿透显示,该公司由宁德时代间接全资控股。

11月26日,宁德时代成立全资子公司宁德时代电船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苏怡怡,注册资本1亿元,经营范围包括:海洋工程装备研发,海洋工程关键配套系统开发,船舶自动化、检测、监控系统制造,船舶租赁,齿轮及齿轮减、变速箱制造等。

11月25日晚间,银轮股份公告称,公司与宁德时代于2022年11月22日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可分为三方面,具体为打造电池冷却板、铜铝巴、铝压铸件、CTC集成模块、储能柜冷却系统等全生命周期合作模式。

11月20日,创业板上市公司阿尔特公告称,公司与宁德时代、壁虎科技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未来三方将建立滑板底盘、新能源汽车换电业务等领域的产业生态联盟,打造强强联手、合作共赢的商业闭环。

11月18日,浙江摩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为赵云,注册资本2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含:人工智能基础软件开发;人工智能理论与算法软件开发;数字技术服务;智能车载设备制造;物联网技术研发等。该公司由浙江新吉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利欧股份、宁德时代等间接共同持股。

短短半个月时间,宁德时代先后成立或入股了多家公司,业务涵盖太阳能、船舶、滑板底盘等。这些企业不能完全算作是动力电池产业链公司,但也确确实实需要电池技术的赋能。虽然现在还无法评判宁德时代的步调是否有益于公司成长,但至少说明宁德时代有了危机感。

如今的宁德时代有点像曾经的华为,当主营业务受到冲击后,将矛头转向汽车行业,通过多样化的合作形式与车企、与供应商牵手。不过同样是车企的供应商,目前可能只有一个华为,但是可以有很多个宁德时代。

在宁德时代的展厅中有这样一段话:全球每三辆电动车中就有一辆使用宁德时代的电池,全国每两辆电动车中就有一辆使用宁德时代的电池,全球十大新能源汽车品牌有九个使用了宁德时代的电池。看似热血沸腾的标语,当时过境迁,宁德时代的骄傲感正在变弱。

数据显示,2021年宁德时代锂电池装机量市场份额超过50%,其次为比亚迪,市场份额为16.2%。2022年,宁德时代的装机量份额下降到47.7%,比亚迪的装机量增幅较大,市占率上升至21.6%。此外,还有更多的动力电池商在虎视眈眈。

并且这些车企也不仅仅使用宁德时代一家供应商,比如广汽、上汽、理想等车企入股欣旺达,小鹏汽车与亿纬锂能、中创新航、欣旺达均有合作,奔驰、宝马、马自达等跨过车企与远景动力深度合作......

以及很多车企采取入股、合资、自研自产等策略加大动力电池布局,甚至是在全球各地买矿。包括比亚迪、长城、广汽等自主品牌,大众、宝马等跨国企业,都已经在动力电池领域大手笔布局,甚至是还没盈利的造车新势力也重金入场。

这样的冲击对宁德时代来说不可谓不大,所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选择对外联合也是一种思路。但其实,这更多的是外部因素对宁德时代的影响。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外因只是影响企业战略的一部分,更多的原因还是应该从自身寻找。

守江山更难

前段时间有报道称,宁德时代近十年来的高速发展,与之存在的“霸王条款”有关。整车厂要想获得宁德时代的电池,就必须与之绑定生产线,以使其快速扩张。所以原本动力电池商与车企是和谐共生的关系,结果一众大佬公开吐槽车企都在给宁德时代打工。

不过宁德时代也有一肚子的委屈,在这样的争论下没有对错,但都反应的是同一个事实,原材料贵、企业成本高,都制约着宁德时代从而导致汽车厂商被进一步压榨。现在的动力电池产业,可以说任重而道远。

宁德时代首席制造官、工程制造体系总裁倪军倪军曾表示,宁德时代每年在采购上就花费了上千亿成本,内部物流对电解质等材料的调动也保证了时效性。此外,整个锂电池行业成本昂贵,尤其是原材料。

先不论宁德时代是否每年付出高额的采购费,但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作为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要想守住江山,就必须面对更多的困难。比如不久前宁德时代插手川西锂矿公司斯诺威,就是一个非常鲜明的案例。

斯诺威拥有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工业矿和低品位矿矿石量达2492.40万吨,氧化锂储量达29万吨,平均品位1.18%。今年5月,有人以超20亿元拍下斯诺威矿业的54.29%股权,达起拍价的597倍,一度引发市场热议。

但是这并不是一个香饽饽,抛开要处理的16.13亿元债权不谈,据悉,斯诺威名下的探矿权过期已超过一年,面临探矿权灭失风险,且后续探矿权转采矿权能否成功办理也还存在不确定性。

当然,对于宁德时代这艘大船来说,这都是可以接受的风险,相信也有相关处理能力。但这背后反映出的问题是,锂矿资源的争夺战不断升级,饶是宁德时代也不可能坐等天上掉馅饼,而是必须主动出击并且承担一定的风险。

这件事情也只是发生在宁德时代身上的九牛一毛,关于宁德时代的新闻只多不少。《碳酸锂无锡盘创历史最大跌幅!传“宁王”减产 压价还是对明年的量没把握?》、《宁王”逆势领跌 电池厂减产在即?》等等,都让宁德时代处于漩涡中。

不管宁德时代辟谣与否,但无风不起浪,而且争相分食宁德时代的战事已然开始。中创新航四年内市场份额排名由第九上升至前三;欣旺达先后公告共投资333亿元建设生产基地;国轩高科亿纬锂能分别公告拟115亿元、100亿元投建相关项目。

这些老牌动力电池厂商快速跑马圈地,储能电池赛道上掀起一轮“扩产热潮”。但是随之而来的是行业的担忧,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内动力电池领域至少公布了75个投资计划,总投资金额超过万亿元。产能过剩问题,对包括宁德时代在内的参与者们敲响了警钟。

与此同时,2022年国内动力电池出货量增速将由2021年的183%降至117%,2023年至2025年或将进一步下降。但是从新能源车市的表现来看,排队提车现象从侧面证明市场还是缺少电池供应。唯一可以解释的是,缺的是先进的动力电池产品。

那么宁德时代有没有先进的产品呢?答案肯定是有的,但为何外界对宁德时代怨言颇多,而宁德时代又把触手伸向不同的领域?这个问题或许只有宁德时代自己能解释。但可以肯定是的,一直以来,中国汽车企业的愿望就是走向全球,会是宁德时代会吗?